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  淫乱秘史外传之陆婷婷和沈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乱秘史外传之陆婷婷和沈悦。
沈悦在一边红着脸道: “老师, 高校长的大鸡巴也是不错的呀!”江晓萍奇道: “悦悦 你怎么知道高校长的鸡巴好呢?”沈悦扭捏的道: “高校长也肏过我的屄呢!”宋小易等一听都大吃一惊: “什么?高校长肏过你的屄?”沈悦道: “高校长是我大舅 他早就肏过我的屄啦!那么大岁数他的鸡巴还真是不比小易和阿健的差。 ”陆婷婷很急的说:[沈悦,大家都好奇,你就说来听听吧.你什么时候让高校长给肏了的?你们这可是乱伦啊]沈悦道: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因为高校长是我大舅,我经常到他家玩,所以搞上了啊!.]陆婷婷:[你是怎么被搞上的,快说啊!]沈悦: [那天,我到舅舅家里,吃过饭后我在表姐的屋里午睡,睡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被吵醒了,我听到客厅里面传来了表姐高洁的呻吟声,我爬了起来,悄悄打开门,我看到大表姐的裙子被舅舅翻起,趴在地上,而舅舅正跪在她的身后,用力的肏着自己的女儿,我看到舅舅的鸡巴又粗又大,把表姐的小屄都撑开了,而表姐已经被肏得流了很多的水.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我是第一次看到舅舅肏表姐的,所以觉得很刺激.只看了一会.我的小屄就流出了水,我那时已经不是宋小易: [真没想到,小悦那幺小就让人开苞了.要是我知道了.早就和你搞上了,也不用等到今天啊!]陆婷婷问道: [是谁替你开苞的啊,说来听听罢!]沈悦: [这可是个秘密啊,我不想说出来.]江老师: [那你接着说啊,高校长竟然喜欢和自己的女儿乱伦,后来你是怎么被搞上的?]沈悦接着说: [他们肏了很久,我的屄也很难受阿,突然我发现舅舅转身看到了我.我的手指头正插着我的小屄里面,全让他看到了,我这时太兴奋了.我当着舅舅的面手淫着,而舅舅一边看着我,一边用力肏着表姐的小屄,我看着舅舅的大鸡巴,恨不得立刻也过去一起肏.这时表姐也看到我了,她说:‘小悦啊,你想和舅舅肏么,要就过来啊’,我让你好了这巴不得呢,就脱光了衣服,来到两人的身边,我看到舅舅开始更用力的肏起表姐,而表姐被肏的很快就到了高潮了,舅舅把鸡巴从表姐的屄里抽了出来,我看到舅舅的龟头很大,而且已经变得红红的,我用手过去一摸,好烫的鸡巴啊,还一跳一跳的,龟头粘粘的,都是两人的淫液.舅舅要我躺在地上,他用手掰开我的大腿,露出我的阴户,我那里已经在不停地流水了,舅舅说:‘小悦的屄好好看啊,毛少少的,又白又嫩的,可惜已经不是出女了,小洞洞都被搞大了’.说完就用手指头扒开了我的阴唇,把舌头伸我的小屄,我就说: ‘舅舅,快啊!我已经忍不住了,你快插进来吧!’舅舅也不再说话了.他扶着大鸡巴,把龟头对着我的屄口就干了进去,粗大的鸡巴在我的小屄里面抽送起来陆婷婷听得很兴奋她对沈悦说: [高校长也真色啊,不过我很喜欢,有机会我也想让他肏我的宋小易对陆婷婷说: [你这浪屄,刚才还没肏够么,现在又发浪了,看我不好好治治你!]说完就又将变硬的鸡巴插进了陆婷婷的阴道里面,狠狠的肏了起来,赵键的鸡巴也听得硬了,他一般拉过沈悦,把鸡巴桶进她那湿乎乎的阴道里面.几个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这一天,陆婷婷到沈悦家里玩,在沈悦的屋子里面,陆婷婷突然想起一件事就对沈悦说:[沈悦,沈悦: [是什么?]陆婷婷笑着说: [我到十九岁才被人破了处女身,你呢,还没告诉我呢! 现在可以说了吧]沈悦: [十八岁吧!]陆婷婷道: [可你上回说过,不是高校长啊,那个人道底是谁呢?]沈悦吞吞吐吐道: [我发誓不对外人说的!]陆婷婷: [我们之间还算外人么,你也太见外了吧!]沈悦笑道: [你知道了也没什么,只要不去对别人说就好了!]陆婷婷: [那你就快说啊!我都等不及了!]沈悦笑道: [你等下又要发浪了,小易和赵键都不在,看你等下怎么办.]陆婷婷: [别吊我胃口了,快告诉我吧!]沈悦: [是我爸爸沈镇南.]陆婷婷: [你可真厉害,可是我没爸爸,不然让我也会让他搞的.你爸爸是怎么搞上你的呢,说来听好么?]沈悦说: [我也不知道啊,那天天很热,我就在客厅地板上睡觉,我爸爸坐在我前面看书,由于天热,爸爸只穿了条宽大的内裤,我突然发现爸爸把大腿分开了,我从他的裤衩可以看到他的大腿根,他那里的阴毛也被我看到了,我就眯着眼,偷看他那里,其实那天我爸爸是在看一本色情小说,我看到他的裤裆突然变得越来越大,顶的高高的,可能爸爸看到我睡着了,他偷偷地把鸡巴从裤衩里面掏了出来,他的大鸡巴全让我看到了,好粗好长的,平时爸爸喜欢抱着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我知道他是要把自己的鸡巴在我的小屁股上摩擦,他把鸡巴隔着衣服顶在我的阴部,我那时就觉得有舒服的感觉了.那时我也特别喜欢坐在他大腿上,很想看看他裤子里面那根硬梆梆陆婷婷: [他是在手淫么?是你主动还是他主动啊?]沈悦: [我看到他真的是在手淫,手不停的搓着他的大鸡巴,龟头都翻了出来,又红又大的.我看得很兴奋,我那天是穿裙子,由于开着风扇,我的裙子被风吹得翻起,只是有一边被我压着,我故意转了个身,仰着身体,大腿一分,这时电风扇一吹,我感到裙子被风吹了起来,翻到我的上身了,下身都露了出来,我看到爸爸正在看着我.因为我内裤很小,裙子一翻起来,就露出雪白性感的大腿,爸爸一边搓着自己的阴茎,一边看着我的下身,我发现他开始不安分了,他慢慢靠近了我,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摸了起来,我感到很舒服,爸爸终于把我的内裤拉了下来,我的阴部陆婷婷听得下面都有点湿了: [那他是不是用鸡巴插你了,说啊.搞得我都受不了了!}沈悦: [他开始看着我的阴部,用手在上面摸着,一边用手摸着自己的阴茎,我那时阴道里面都变湿了.这时爸爸的鸡巴变得更粗了.他忍不住了,扶着自己的鸡巴,用龟头顶着我的小屄口,在上面不停地磨动着,我觉得他的龟头热乎乎的,顶得我越来越舒服了,小屄里面也流出了水,爸爸顶的更用力了,已经进入了我的阴道口,用力的研磨着我的阴蒂,我浑身已经开始发抖了,淫液也不停地流了出来,我睁开了眼睛,看到爸爸有点吃惊的看着我.我一起身就抱住了爸爸,坐在爸爸的大腿上,爸爸这时也兴奋的不得了,他就抱着我,要我跨在他的大腿上,他把鸡巴顶着我湿漉漉的阴道口,抱着我的身子用力往下一按,我觉得爸爸的龟头就插了进去,我感到很痛,可是爸爸不停地用力,直到整根鸡巴插进了我的阴道里面,我都被搞出血了,就这样,我就被爸陆婷婷说: [被你爸爸肏一定很爽吧,我可真羡慕你呀!告诉你吧,我以前来你家的时候,你爸爸沈悦说:[我爸爸刚才出去了,你等一会吧,他回来了你跟他肏啊!]就在沈悦对陆婷婷说得心痒痒的时候,沈镇南从外面回来了,陆婷婷和沈悦停止了谈话.陆婷婷看到沈镇南就甜甜的喊道: [叔叔好!您回来了!]沈镇南看到漂亮的陆婷婷说: [哦!是婷婷啊,你好久没来我家了,可是越长越漂亮了.]陆婷婷道: [可不是,现在学习挺紧张的,整天温书,时间不多啊!也没什么可以放松一下身心的事情可做.]沈镇南笑了笑说: [我听说小悦在学校被她班里的男同学肏屄, 好像还有老师加入呢!是不是真的啊?]沈悦一听忙说: [爸爸,你就喜欢听弟弟瞎说,哪里有这种事!]沈镇南说: [这可是你弟弟亲眼看见小易和你在学校后院肏屄的,还会假么?]沈悦笑着说: [那天是小易和婷婷在肏屄,被弟弟看到了.却不是我啊!不信你问婷婷]沈镇南对陆婷婷说:[哦,这是真的么?]陆婷婷生气的对沈悦说: [你怎么把我的事乱说啊,看我不打死你!就我被小易和赵键肏过,你就没有么?]沈悦说: [你该去找我弟弟算帐了,谁叫你那么浪,大白天的就躲在学校里面肏屄?]沈镇南笑着对陆婷婷说: [这么说小飞说的都是真的了,婷婷啊,什么时候也让叔叔肏一下你的小屄呢?]沈悦说: [她刚才听了我和你乱伦的事情,还在发浪呢,不信你摸摸她的下面,一定湿漉漉了!]沈镇南看着陆婷婷问道:[快过来啊!让叔叔摸摸看,是不是真有这回事情啊!]陆婷婷这时脸都红了,可她还是慢慢走到沈镇南地身边.沈镇南一把将陆婷婷拉到自己身边,用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面,一摸,发现内裤已经好湿了,就把她的内裤给脱了下来,陆婷婷的阴部就露出来了,肥肥嫩嫩的,像个肉馒头,握在手里面的感觉就很舒服,沈镇南把陆婷婷脱光了衣服放到沙发上,看到她的乳房发育的很好 已经高高的耸起来了两粒乳头红红的挺在乳房上, 下面的阴毛很少屁股滚圆而有弹性,就掰开了她的大腿,让她的小屄显露出来,陆婷婷的小屄因为经常肏屄,已经不是紧紧的了,而是微微的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屄肉,而屄里面已经流出了很多水,看得沈镇南的鸡巴也都翘起.沈镇南: [婷婷,你的屄长的可真好看,涨卜卜的,男人看了都想上.你看看,我的鸡巴都变得硬陆婷婷被摸的爽快,一手揽在沈镇南的脖子上, 一只手伸进沈镇南裤子里面抓住了他的大鸡巴 对沈镇南道∶[叔叔的鸡巴很大啊,比小易他们还要长 婷婷好想叔叔插我呢!]沈镇南搂着陆婷婷说: [先让叔叔好好亲亲你的嫩屄,吃吃你的奶.]沈镇南用嘴亲着陆婷婷的屄 舔了起来.这时沈悦也脱光了衣服,她一把握住爸爸的鸡巴,用手不停的套弄起来,说:[小悦的屄也想让爸爸肏,爸爸快肏肏我的小屄,我都快受不了了.]沈镇南说: [婷婷你看看,小悦浪不浪啊,这样子就受不了了,今天我可要好好的肏你们两个.]沈镇南要沈悦和陆婷婷并排躺在沙发上,分开大腿,沈镇南分别用手指桶进她们的小屄里面,用手指挖弄起来,弄得两人的浪水直流出来,陆婷婷身子不停的扭动起来,口里面不停的说:[叔叔快肏啊,婷婷忍不了了.]沈悦也直叫唤: [爸爸快肏啊,女儿的屄也好痒啊!!]沈镇南扶着大鸡巴顶着陆婷婷的满是淫水的小屄口,用力一捅,大鸡巴’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接着鸡巴就在陆婷婷的屄里抽插起来。 陆婷婷口里面叫到:[哎呦,舒服,叔叔的鸡巴真粗呀, 捅的我的屄里痒痒的涨涨的,舒服极了。” 沈镇南说道: [婷婷的小屄可真紧,夹的叔叔好舒服啊,比肏沈悦还舒服呢!]婷婷哼道: “叔叔, 你觉得舒服就狠狠的肏吧婷婷的屄里痒的很。” 沈悦这时站起来,一手揉搓着陆婷婷的乳房, 一手揉搓着她的阴户道: “爸爸你轻点肏婷婷, 你看你的大鸡巴也太粗了把婷婷的屄肏的流了这么多的淫液, 弄得我一手都是。 ”沈镇南笑道: “乖女儿,你是怕我肏的太出力,等下没力气肏你么,你可真够骚了。” 说着使劲肏了陆婷婷两下, 问道: “婷婷, 你说是不是?”陆婷婷说:[叔叔的鸡巴都这么粗 肏的婷婷舒服极了沈悦一定天天也让你这么肏的吧。 沈悦可真幸福啊,有个这么好的爸爸.”沈悦对婷婷说: [婷婷, 以后你就经常来我家,让我爸爸肏屄 你干吗?”婷婷边呻吟边道: “那太好了, 婷婷的小屄让你爸爸肏得舒服极了婷婷愿意天天让他把婷婷的小嫩屄肏肿。” 沈镇南这时已经快要高潮了,他紧紧抱住陆婷婷的小屁股,更加用力的肏着陆婷婷,每次都顶到她的花心.顶得她浑身发抖.婷婷哼哼哈哈的道: “哎呦, 叔叔你轻点肏你把我的屄要插翻了,肏烂了.”沈悦捏着陆婷婷那发硬勃起的乳头说: [婷婷别怕,我的屄都没被肏肿,爸爸加油啊,婷婷要高潮了]沈镇南越肏越快,桶的陆婷婷口里面直叫唤:[叔叔用力肏阿,婷婷快出来了,喔~~~喔~~~舒服死我了!]沈镇南觉得鸡巴突然被陆婷婷发烫的淫水淋得龟头发麻,自己的精液也忍不住一股一股的向陆婷婷的花心射去,他用手紧紧的抓住陆婷婷的奶子,快速的动了几下,就趴在了她的身上.陆婷婷也感到了沈镇南发烫的精液已经射了出来,射在花心上舒服极了.沈镇南慢慢抽出了鸡巴,上面满是淫液,而陆婷婷的屄里也流出了很多.沈镇南喘着粗气说: [肏婷婷的小嫩屄真过瘾啊。” 沈悦道: [爸爸肏了婷婷的小嫩屄,就觉得肏女儿的屄不舒服了么?我可不干啊.”陆婷婷笑着说: [小悦,你可真急啊,你爸爸这么累,怎么肏你啊,好吧,先让我舔舔你的浪屄,舒服舒服吧!]陆婷婷掰开沈悦的大腿,用手拔开阴唇,发现沈悦的小屄在不停流出水来,陆婷婷就把舌头伸进说完陆婷婷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面,用力舔了起来,沈镇南也把软了的鸡巴放到沈悦的嘴边,沈悦就抱着沈镇南的屁股, 将嘴凑上去含住沈镇南的鸡巴,吮了起来。 她把沈镇南鸡巴上的淫液都舔得干干净净的,而陆婷婷也把沈悦小屄舔了个遍,她的舌尖在沈悦的阴蒂上用力的舔着,沈悦的阴蒂已经充血发硬了,乳头也突了起来,沈镇南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他对陆婷婷说:[婷婷快让开,我的鸡巴可以肏了.]陆婷婷说:[叔叔用力肏小悦,她已经快受不了了,让我把沈悦的阴唇分开,你好插进来.]沈镇南把龟头对这已经被陆婷婷拔开的阴唇,用力肏进了沈悦的小屄沈悦被肏得叫唤起来:[哎呦, 太舒服了使劲肏,把女儿的屄肏的舒舒服服的, 再使点劲把鸡巴往女儿的阴道深处捅。” 陆婷婷看到沈悦的小屄被肏的都翻开了,露出红红的嫩肉,淫液流的满地都是,她用嘴含着她的乳头,一只手捏着她的阴蒂,沈悦的淫液更是流个不停了.沈镇南肏了一千多下,把沈悦肏得泄的满地阴精,他最后抱着沈悦的腰将屁股勐耸了两下, 沈悦只觉爸爸的阴茎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阴道深处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 射的花心一开阴精狂泄而出。 两人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双双瘫倒在沙发上, 气喘嘘嘘地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早上,沈飞睡到八点多就醒来。 于是穿了汗衫,短白色运动裤,骑着单车,到外面吃了早点后, 迳直来到陆婷婷的家门口时间还没到九点呢.他按了电铃, 传出了声音。 “谁?”“我!是小飞。” 沈飞知道婷婷家里只有母女二人,一听那声音, 并不是陆婷婷的声音知道是婷婷的妈妈在家里。 “拍”的一声,门锁开了。 小飞看到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把门打开了.她看到了沈飞,并不认识他,就问道:[你找谁呢?]小飞也是第一次看到陆婷婷的母亲陆华,陆华虽然四十了, 但由于个高漂亮,丰满,保养的好,看起来像三十岁一样。 沈飞连忙说:[我是来找婷婷的,她在家么?我是…是她的同学.叫小飞.]陆华道:[哦.是婷婷的同学啊,这个小懒猫,还没睡醒呢.请进来坐吧!]沈飞看到陆华今天穿着睡袍, 半透明的睡袍很短,露出了粉嫩的大腿,更令他吃惊的是陆华没戴乳罩, 那两个肥美的乳房紧贴着半透明的睡袍,清晰的露出来了。 尤其是两个翘起的乳头把睡衣顶起两点,显得更加性感迷人。 沈飞下面的大鸡巴,竟然忍不住慢慢硬了起来.由于穿着短运动裤,鸡巴一硬起来就把裤裆顶了起来。 陆华顺着沈飞眼光一看,才知道自己春光外泄, 脸红了起来.连忙把沈飞给让到屋里.其实她也看到沈飞的裤子的变化.心里面想道:[这个男孩看起来不过十八岁,可看那顶起的一团,那东西一定不会小.]她心里面一想到这里,心里面不由得欲火就上来了.陆华看着小飞的裤子 脸上泛起了一排霞红。 她说: “请坐吧.我去叫婷婷起来.”沈飞赶紧说: “哦.让她多睡一会吧.我等她?”沈飞一边说, 一边还是忍不住的看着陆华的身子.他看到陆华就坐在他对面,也许她太不小心了 两腿没有合拢,睡袍中三角裤都看到了。 尤其那三角裤是很小的那种,毛茸茸的阴毛, 从三角裤边上露了许多出来,更是看得沈飞下面的大鸡巴软不下来了.沈飞说道:[随便吧!”陆华于是就到冰箱里拿了一罐饮料走过去递给沈飞.沈飞看到她向他走来 那一对肥大的乳房随着她的走动,一上一下的晃动着.把个沈飞看得浑身发热。 陆华把饮料递给了沈飞.同时就把眼往沈飞鸡巴那里一看, 发现沈飞的鸡巴因为坐着,翘的更加高了,粗大的鸡巴把裤子高高的顶着 明显的可看到鸡巴的轮廓.陆华芳心跳个不停全身发热。 目不转睛的看着沈飞那儿,她心中想,好粗的鸡巴啊.要是肏进自己的小屄中, 不知道有多舒服。 沈飞这时也发觉到陆华老是看他的大鸡巴,心里面觉得很刺激,他心想陆华一定是看上他的大鸡巴了.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把身子让了让,意思是要她坐在自己身边.陆华也没说话,就和沈飞紧紧的坐在一起。 一坐下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露出了那粉嫩的大腿。 沈飞也就把大腿贴了过去。 两人裸露的大腿紧紧的靠在一起.沈飞觉得舒服极了,陆华也是浑身发热, 小屄里面开始痒痒的,她芳心大乱了,自从和吴刚吴亮两兄弟搞上后,她发觉自己的欲火特别强烈,特别是最近两人来得少了,更是让她饥渴难耐.而沈飞今天自动送上门来,她又怎会放过呢.陆华伸出玉手 轻轻的摸着沈飞的大腿,口里面夸奖到:[你的肌肉很结实,一定经常锻炼吧?]沈飞道:[是啊,我是班里的体育委员.]陆华一边摸一边道:[怪不得身子那么壮,像个大男人了.]沈飞被陆华摸得特别舒服,他也把手放到了陆华的大腿上道:[阿姨,我摸摸你行么.]陆华点了点头:[你喜欢摸阿姨的身子么?]沈飞道:[阿姨长得这么美,是男人就喜欢摸.]陆华笑道:[是么,阿姨也喜欢被你摸啊,你喜欢摸阿姨哪里呢?阿姨都给你摸.不过有个条件,阿姨也可以随便摸你.行么?]沈飞高兴的说道:[真的么,阿姨,你把手往上面一点,哦,对!好舒服啊!]陆华把手一直往上摸去,伸进了沈飞的短裤里面去了,抓住了他的两个蛋蛋,轻轻的揉捏着,因为鸡巴已经勃起,他的两个蛋已经缩成一团,缩在了大鸡巴的根处,沈飞被她摸的舒服,也把手往陆华大腿根部摸去,陆华把大腿慢慢分开了,沈飞的手一下子就伸到她的阴部,隔着薄薄的内裤摸着她的阴户.沈飞道:[阿姨,好软啊,肥嘟嘟的,摸起来真舒服!]陆华这时把手往上一抓,在沈飞的内裤里面将他的大鸡巴握在自己手里面,口里面也道:[小飞,你的东西好硬啊,像根烧红大铁棒一样,粗粗的!烫烫的!]沈飞又把手伸进陆华的内裤里面,用手把她的阴唇分开一些,捏弄着她的肥大的阴唇和阴蒂,陆华小屄里面的水立刻突突的冒了出来,把沈飞的手都弄湿了.陆华的手在沈飞的肉棒上套弄起来,沈飞渐渐受不了了.沈飞对陆华道:[对不起!阿姨,我裤子太紧了,我的鸡巴在里面涨的痛,我把裤子脱掉好么.]陆华道:[那还等什么呢,阿姨也很想看看你那根鸡巴呢.]沈飞站起身来,因为是运动裤,只往下一拉,裤子就脱了下来,那根粗大的鸡巴像根弹簧一样绷的直直的.在大腿中间一挺一挺的.陆华看得不由“呀…”的叫了一声,心都在急促的跳着,心里赞叹道:好诱人的大鸡巴啊.陆华又伸出手去.沈飞轻叫一声 他的大鸡巴又落入了陆华的玉手中。 他的身子在颤抖着。 陆华的手用力套弄着大鸡巴嘴里说道: “小飞, 你的大鸡巴可真是又粗又长啊。” 沈飞被陆华摸得鸡巴一跳一跳的,龟头整个被翻了出来,他忍不住对陆华说道:[阿姨,我的鸡巴涨得受不了!它想肏女人的屄了.]陆华一听,也站起身来,把睡袍脱了下来,大腿一抬,把内裤也脱了下来,整个身子都暴露在沈飞面前.沈飞看着陆华赤裸丰满的肉体,立刻过去紧紧的抱住了陆华,两人的生殖器紧紧的贴在一起.两人抱的很紧,互相用力摩擦着对方的生殖器.弄了好一会,两人下面被陆华流出的水弄得又湿又滑,沈飞伸手摸了一下陆华的屄, 见陆华的屄里全是淫水就站着将龟头在陆华的屄口磨来磨去, 就是插不进去。 陆华道:[到屋里床上肏吧!]两人便一同来到陆华的床上.陆华躺在床上。 沈飞就立刻骑了上去,沈飞把陆华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掰开, 搭在自己的肩膀上陆华的阴户自然向上露出, 沈飞把龟头抵在阴道口后对陆华道: “阿姨,我要肏进去了啊。” 说完沈飞急匆匆一挺屁股,只听扑哧一声, 那粗大的阴茎便插入陆华的阴道里陆华口里面低哼一声.陆华觉得沈飞的阴茎粗大的很,比起成人一点也不小了,紧紧的塞满了自己的阴道, 抽送起来磨得自己快活无比沈飞开始快速的抽送起来, 把个陆华肏的浑身乱抖口中唿唿直喘,呻吟连声。 陆华口里面道: “哎呦,舒服,小飞的鸡巴真粗呀, 捅的阿姨的屄里痒痒的涨涨的,舒服极了。” 沈飞也道:[阿姨的屄肏起来也很舒服.]陆华用手支着身子,把屁股用力往上抬,把个阴户和沈飞的鸡巴对的正正的,好让沈飞吧鸡巴肏进阴道的最深处,她的身子被沈飞肏的一耸一耸的, 嘴里哼哼叽叽的道: “哎呦使劲肏,再使点劲, 把鸡巴往阿姨的阴道深处捅进去。 ”沈飞一边使劲地肏着陆华的屄一边笑道: “阿姨,你好骚啊!。” 陆华道:[不是我太骚了,是小飞你会肏啊!]沈飞一听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把个阴茎飞也似的在陆华的屄里抽插着。 陆华阴道里面阴水已经不停的渗了出来.